春風吹又生的草

發布日期:2020-05-22 15:15:23文章來源:曲靖日報

韓衛賢

父親因為腿傷,硬要回到村里去。一天下午,他站在陽光里喃喃地說:城里到處是車,腿腳越來越不便利,回鄉下去吧,鄉下寬敞。

誰也勸不住父親。

那天,我送父親回鄉下。整整兩個小時的車程,父親一直盯著車窗外飛馳的景物,一言不發,陽光映在他干枯的臉上,只有寂靜??墒?,父親兩只腳一踏上鄉村的土路,像變個人似的,他用腳刨弄著土路兩邊的枯草,像是在與草交流,喃喃地說,這是白茅草,這是車前草,這是燈芯草,這是狗尾巴……父親像是在呼喊村莊里的孩子,臉上綻開幸福的笑容。隨后,父親一屁股坐在草叢里說:快坐下來歇歇,坐在這草叢里多坦然啊。這些草呀,都救過我們家里人的命。白茅草蒸的饃饃,你是沒有吃過的。把茅草根根曬干,用石磨磨成粉粉,摻和一點點玉米面蒸成饃饃。那饃饃的顏色跟這土的顏色差不多,味道也跟土的味道差不多,吃到嘴里蹭牙,咽到肚里脹氣。父親順手扯了一根茅草根含在嘴里,示意我嘗嘗。我扯了一根茅草根含進嘴里輕嚼,淡淡的甜味。我對父親說:“甜呢?!备赣H笑笑說:“是甜啊,可那時候吃了會吐?!?/p>

其實,茅草隨風搖擺的陣勢異常壯觀,像是滿山招搖的手指。那時候,我在村小上學,放學回家路上,我會躺在夕陽里,躺在那些招搖的草叢里,耳旁是細細的風,眼里是連綿起伏的山,少年那無緣無故的憂傷,一次又一次地放大。有時候,夕陽已經落山,我還躺在茅草叢里做美夢。不管父母怎么吆喝,我躺在草叢里一聲不吭。準是茅草聽見了,呼啦啦招著手,使勁向父母叫喊著:“在這里,在這里呢?!备改嘎牪欢┎莸慕泻?,他們氣沖沖轉身回去的時候,我一下從茅草堆里爬起來,穿過呼啦啦搖晃的草叢,飛奔在小路上。

父親坐在草叢里繼續說,這燈芯草呀,是治咳嗽的藥。老房子后面的那一片燈芯草長高的時候,你爺爺就割回來曬干。要是家里人晚上有暗咳的,就煮一碗燈芯草水喝,喝上幾晚上,暗咳就沒了。還記得那燈芯草的味兒嗎,苦、澀、麻都有。還記得你喝上一口,就吐出來??臻e的時候,你爺爺還把曬干的燈芯草用來打草鞋。你的第一雙草鞋,就是燈芯草打的。那時候,家里窮得叮當響,你沒有打過一天的光腳丫。

記得當年播種時節,父親像是從大地里冒出來的一樣,像青草從泥土里鉆出的一點點嫩芽。他弓著身子翻耕板結了一冬的土地,泥土被犁鏵剖開,新翻泥土里的蚯蚓、小蟲子在蠕動,泥土的熱氣在蒸騰。用手輕輕觸摸新翻的泥土,一點點近乎體溫的暖會從指間一直流到心田。暖陽照在大地上,父親會在金色的陽光里輕輕哼起牛歌:“妹兒嘞,山上有青草喲——”

有時候,也許是父親累了,他更像是站在田野里的稻草人,一言不發地望著天邊的云彩。稻草人都穿著父親那些破舊的衣服,頭上頂著舊草帽,有揚起手臂投擲東西的樣子,有手舉竹竿揮舞的樣子。好多時候,我放學回家,路過田野,猛一抬頭,看見田野里三四個穿著衣服的稻草人,一時竟分不清楚誰是我父親。

父親回到老家后,我第一次在電話里問:“在哪兒呢?”

父親在電話里高聲說:“在老屋后面草垛下曬太陽呢?!?/p>

抽空回鄉下看望父親,一進村子,就看見父親孤獨地靠在草垛上瞇著眼睛。父親見我回來,激動地說:“靠在草垛上想你們小時候的樣子,心里敞亮得很?!备赣H頓了頓又說:“這人啊,就像這一茬又一茬的草。春風吹又生呢?!?/p>

我和父親站在草垛里,只聽見呼呼的風聲,誰也沒有說話。

編輯:孔令軍

66江苏麻将作弊软件下载 吉林快三怎么玩稳赚 宁夏十一选五遗漏号历史统计 道人六肖中特 股票洗盘k线图解 福彩河北排列五 pk10高手云集5码精准计划 广西体彩十一选五规则 快乐12投注金额计算 股票指数是怎么计算出来的 河北省快三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