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情思

發布日期:2020-05-22 15:14:32文章來源:曲靖日報

時光飛逝,轉眼已到立夏節氣,隨著氣溫上升,已能感受到初夏的微熱。

夏日居家避暑,讀書是很好的選擇。書分經史子集,是為四部;時有春夏秋冬,是為四季。古人講究讀書的時機,哪個季節適合讀什么有講究,故有“冬日讀經,夏日讀史”的說法。傅雷先生對此有一番浪漫的解釋:“夏日頭腦昏沉,不易對付抽象而艱深的理論,非離開現實較遠,帶些故事性的讀物就難于接受。而歷史,究其實也是一部偉大的冒險小說?!?/p>

書讀累了,適宜小憩片刻。夏日午后的小憩誰能拒絕,宋人楊萬里不但不拒絕,反而在睡醒之后作出一首動人的詩:梅子留酸軟齒牙,芭蕉分綠與窗紗。日長睡起無情思,閑看兒童捉柳花。此詩名曰《閑居初夏午睡起》。午睡醒來,口中還能感受到梅子的酸味,以“軟”來形容酸味導致的咀嚼乏力感頗為傳神,其實何止是牙齒軟了,夏日長睡之后身體也是軟的。舉目望去,窗外的芭蕉綠意盎然,將窗紗也染綠了,一個“分”字讓芭蕉活了起來,仿佛這綠色是芭蕉主動分給窗紗的。夏日長睡醒后,難免仍感昏沉,對于外界事物的關注并不會有意選擇,這大概就是“無情思”,而恰在此時,三兩兒童捕捉柳花,映入了詩人的眼簾。兒童的嬉鬧聲無意打破夏日的寧靜,反倒襯托出了夏日的寧靜。

司馬光夏日閑居家中卻不是“無情思”,請看他寓居洛陽時所寫的《居洛初夏作》:四月清和雨乍晴,南山當戶轉分明。更無柳絮因風起,唯有葵花向日傾。

農歷四月正當初夏,夏天的雨說下就下,說停就停,像小孩的臉一樣,“雨乍晴”這三字正反映了這一點。詩人在洛陽閑居的小園稱為獨樂園,我們不妨想象,詩人在室內透過窗戶觀察對面的南山,天氣由雨轉晴,山色也由暗轉明。接下來的兩句最可玩味,雨過天晴,無風的夏日,柳絮也飄不起來了,天上的陽光更顯燦爛,地下的葵花更向陽。表面上是寫景,實則抒發了自己的情懷,柳絮無根,隨風飄揚,恰如趨炎附勢、心無定力之徒,他們終日忙碌,為一己之私奔競,而另有一群人,如葵花向陽,始終堅守自己的信念,甘于平淡乃至苦澀的生活。司馬光閑居洛陽十五年,因官場失意而閑居,在閑居中有所作為,在獨樂園中,他與自己的好友共同編纂《資治通鑒》,成就了一部偉大的通史著作,其影響至于今日。

夏日的詩,常是閑適的,田園生活之美讓人羨慕不已,而于詩中所表達的情思,抑或是“無情思”,也讓人回味不已。本報綜合

編輯:孔令軍

66江苏麻将作弊软件下载 股票型基金净值查询 湖北快三今天心出号 南方双彩APP 捕鸟达人游戏怎么没有了 股票怎么开户支付宝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遗漏 2017开通融资融券条件 白小姐精选四不像大全 湖北快三当前推荐号 国内期货配资属于非法经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