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郎

發布日期:2019-12-17 14:40:33文章來源:

喬加林

兒時的記憶總是難以忘懷,過了不惑之年,時常會把早已埋藏于心底的往事,就像倒磁帶一樣,搜尋記憶。

貨郎,在我的家鄉,不叫貨郎擔,而叫貨挑子。上世紀七十年代是我的童年和少年時代。我的故鄉是在蘇北泗洪一個偏僻的農村,那時,物質匱乏,農村人家都過著拮據的生活。只有逢年過節,大人和小孩才會到十多里地集鎮上去。平時家庭需要的針線之類的小商品,都是等貨郎擔子挑到村莊里賣。

每當村頭傳來撥浪鼓咚咚咚的聲音時,村莊大人和孩子臉上都會露出開心的笑容,連忙帶上自己平日收集的牙膏皮、破鞋底、廢塑料等廢品往外跑,因為這聲音意味著貨郎挑著擔子來了。那時的貨郎手搖撥浪鼓走村串巷,也就成了流動在鄉村的一道風景。

撥浪鼓,鼓面有巴掌那么大,圓圓的,鼓的兩側有兩個小圓球,用繩系著,手拿著鼓柄,輕輕搖動,就會發出咚咚咚有節奏的聲音。有些老貨郎還用它伴奏唱“貨郎小調”:“咚咚咚、鏘鏘鏘……撥浪鑼鼓,響連天,貨郎走村竄巷把貨賣;大姑娘小媳婦用了我的香脂,聰明又美麗,都能找個好郎君;孩子用了我的鉛筆和本子,個個都得狀元郎;針線頂針樣樣全,不用跑路送到家門前……”

貨郎一般都是六七十歲的老人,挑著貨郎擔子串村走巷用物品換取廢舊物品。夏日,貨郎到了村頭,通常都會找一棵寬敞涼爽的大樹下,放下擔子,用頭上戴的草帽扇幾下,再使勁搖幾下撥浪鼓。很快,貨郎的擔子前就會圍滿大人和孩子們。

貨郎的擔子可不輕,一般一根長扁擔,前面挑一個裝滿貨物的大木箱,后面是一個大籮筐,用來裝廢品。木箱分好多層,每層都放著不同種類的物品,箱子里裝著水果糖、針線、頂針、錐子、剪刀、木梳,火柴,小糖,辮線發夾……五花八門,琳瑯滿目,咋數都數不清有多少種貨品。

貨郎搖著撥浪鼓所到之處,吸引最多的,大概是三類人。一是中老年婦女,舍不得花錢,就把平日里積攢的頭發、膠鞋底兒之類的拿出來兌換一些針線;二是大閨女小媳婦,如果在貨攤里看到了自己中意的雪花膏、發卡什么的,往往會慷慨解囊;三是不大不小的孩童,比如像四十年前的我。小小的流動貨攤,在孩童們的眼里,那就是一個百寶箱,里面藏著很多新奇的寶貝,尤其是那些小人書,孩子們纏著父母要錢買,有時因為要錢買小人書還會被家長揍一頓。

圍在貨郎挑子跟前的人是各喜所好,各取所需。姑娘媳婦們喜歡的是裝飾品,老奶奶大嫂們喜歡的是生活必需品,而孩子們喜歡的則是能吃能玩的東西或小人書。大人孩子問貨郎,貨郎總是笑著說有,有,都有,大家別急慢慢來。即使沒有,貨郎也會允諾你說下次一定帶來。在找出自己滿意的物品,然后和貨郎講講價,其實誰都知道,貨郎的貨物都是賣到最低價,但人們總是為能少一分錢和貨郎講上半天價。講價時,貨郎不慍不急,始終笑呵呵地說:不行呀,這個價連進貨錢都拿不到,要不你拿廢舊物品換吧,這個價實在不能賣……

貨郎走村串巷一般見識很廣,來到村上,都會講一會奇聞趣事。莊稼人聽到一些新鮮事,個個都很羨慕貨郎有見識。講完奇聞趣事,貨郎就會挑著擔子離開。此時,有的孩子會追到村口沒人處,偷偷從懷里拿出自己平日撿來的廢銅爛鐵、牙膏皮等物,來兌換貨郎的糖粒或玩具。孩子怕家長看到不讓兌換,只能來到偏僻處偷換。

貨郎搖動撥浪鼓,小伙伴們左右簇擁著他,猶如皇上的錦衣衛,走過一家又一家,從村頭轉到村尾……直至目送貨郎擔走遠了,還愣愣地站著,一副戀戀不舍的樣子,心里生出淡淡的失落感,靈魂像風箏一樣被貨郎鼓聲牽走了。

在那交通不便、消息閉塞的年代里,貨郎開闊了村民們的視野,給村民的生活也帶來了便利。可以說,貨郎在民間是廣受歡迎的。

時光荏苒,斗轉星移,那個物資匱乏的年代一去不復返了。如今,貨郎早已消失了,但貨郎的走村串巷身影,永遠留在經歷那個年代人的記憶里,成為美好的回憶。

編輯:孔令軍

66江苏麻将作弊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