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 年

發布日期:2019-12-17 14:39:50文章來源:曲靖日報

高士杰

離開臘八這個節日,小年就已經近在咫尺了。每到這時候,也是北方最冷嚴寒封鎖大地的時候,年老的父親一面用掃帚打掃衣服上的霜花,一面用哈氣哈著凍僵的手說:“臘月真冷啊!真是撒潑尿都能凍成冰溜子啦。”這句話會讓滿屋子的男女老少都笑得合不攏嘴。而這時候,我和小伙伴們就會一邊跳著腳撒歡,一邊撐著木爬犁在雪地上邊飛邊唱順口溜:“過臘八,是小年,灶王爺爺來送錢,送完金錢過大年。”

當時,因為太小,并不知道灶王爺爺送錢是什么意思,也不懂為什么娘會在這一天,恭恭敬敬地跪在灶塘前,然后點燃一炷香,再把灶王爺爺的像燒掉。但是有一點我記得很清楚,就是每到小年這天,娘一大早就會剁餃子餡,有酸菜餡、有白菜餡。娘把剁好的餃子餡放進盆里,再把剁好的五花肉加上花椒粉攪拌好,娘就開始搟面皮兒。

包餃子看似很簡單,但是包好看又好吃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娘是村里出名的巧女人,她變著法的給我們包荷葉邊兒的,麥穗邊兒的,元寶邊兒的,各種各樣的餃子在娘的手上,就像一只只白色的小羊羔,靜靜地臥在高粱節串的蓋簾上。在臘月二十三這天為我們煮上一鍋熱乎乎的餃子,是娘這輩子最開心幸福的事兒。

晚上吃飯的時候,娘會專門為我挑幾個荷葉邊的餃子,那是娘偏心為我多打了酸菜陷。我津津有味地吃著娘做的餡大皮薄的酸菜餃子,小心眼里頓時蕩起一種從未有過的幸福和溫暖。

如果說時間走得太快,不如說是我們的生命走得太過舒緩。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日漸提高,一些季節性的節日逐漸淡出人們的日常生活,我們少年時對小年那種期盼和向往,早已成為記憶深處的一份懷念與往昔。只有老一輩人仍然會清楚地記得,一年四季里的每一個節日,因為那些節日珍藏著我們的童年和記憶,珍藏著記憶里對歲月和季節的盼望與向往。

我的童年,實在著迷于年年如約而至的臘月,在潔白如玉的雪地上與雪對坐,任刮著地皮的東北風拂面,聽雪花一波一波,親吻舉著夕陽的高山與流淌著河水的小溪,任一茬一茬記憶的碎片,在光陰的隧道里,見證我青春歲月里如夏花般燦爛的年華。與其說:我一直不舍得對往事的追憶與眷戀,不如說我一直都在追尋時間的舞步,因為,生命總是在你最純真的時候,留下那季的美好與燦爛。這才是發自我心底的,對生命的融入與拾撿。

編輯:孔令軍

66江苏麻将作弊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