侃中國足球

發布日期:2019-12-16 15:31:56文章來源:曲靖日報

何 俊

國奧0-1不敵敘利亞,四國賽前兩戰取得一勝一負的戰績。這是27天后,中國足球再次輸給敘利亞。中國足球已經徹底踢不過敘利亞了?依然記得上個月里皮在例行新聞發布會上直言不諱地痛擊國足的軟肋“沒有魄力,沒有拼勁,沒有勇氣,沒有個性,畏手畏尾,不能連續傳球,不能發起一次成功運轉,沒有重量級的球員能夠提供支持”,同時申明“我可不想搶錢,我掙的是非常非常非常多的錢,我不想搶錢,今晚我在這宣布辭職,決定不可收回。”

里皮寧愿放棄2億多人民幣的高年薪賦閑在家也不再執教國足,可見中國足球讓人心寒到什么地步,正所謂怒其不爭哀其不幸。中國足球的問題不是技戰術的問題,亦不是頭疼醫頭、腳疼醫腳的問題,而是整個大系統的問題、基礎性的問題。每逢大賽,遇到稍強一點的球隊(亞洲前20名)就會出現控不好球、組織不起有效的進攻、缺少臨門一腳的功夫等業余球隊的通病,其笨拙、其窳劣、其慵懶,端得讓人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但是國足制造新聞輿論噱頭能力絲毫不比世界強隊差,耍大牌、酒駕,享受聲色犬馬的生活,拿著千萬的高薪,卻踢著最臭的足球。要斗志沒斗志、要狀態沒狀態,試想這樣一支沒有敬畏心、沒有榮譽感的隊伍即便僥幸沖進了世界杯,又怎能改變“關鍵時刻掉鏈子”的阿斗形象?最后還是難逃“濫竽充數”的笑柄和任人宰割的“羔羊”悲劇。

泱泱大國卻選不出11個人來踢好足球,這實在讓人匪夷所思。為了捍衛大國的足球尊嚴,上世紀90年代中期中國足球效仿歐美開始走職業化道路,誕生了甲A聯賽,聘請洋教、球員留洋學習、醞釀青少年足球發展計劃,一時間仿佛中國足球找到了走出困境的道路,稱霸亞洲、迅速崛起指日可待。可是不規范的足球“職業化”雖然拉高了球員工資,卻促進了賭球、黑哨及足協腐敗,球員素質不升反降等等,國足輸球戰績記錄一再被刷新,國足改革舉步維艱。與此同時中國球員外戰中一系列拙劣的表現,終于使中國足球自我定位在亞洲三流上。

每一次國足的討論,管理體制和政績足球是始終繞不開去的話題,可沒有哪一次能大刀闊斧地深入“痛改前非”。治標不治本的換帥、留洋學習、足球外交無異于隔靴抓癢。每每大賽中的折戟沉沙不是痛徹心扉的尋找自身原因,而是千方百計地尋找替罪羊,于是淪入失敗—反思—再失敗—再反思的惡性循環。這一惡果的產生歸根結底是不按足球規律辦事,領導換了就人去政息,沒有明確的發展規劃,足球人口急劇減少,青訓體制形同虛設,迷信洋帥搞功利足球、政績足球。大體制內的政績足球是體育管理部門、足協官員、教練員、俱樂部等各個利益集團之間博弈的犧牲品。權責不明、政治足球、人際關系等各種負面因素在備戰過程中對球隊的實力造成了削弱,所以往往到了曲終人散的時候,想要追究責任、探查敗因,卻一團亂麻、毫無頭緒。怎么能說得清呢?早已不單單是足球場上的問題了。

中國足協已到了騎虎難下的尷尬境地。那么中國足球的出路究竟在哪里?既埋頭拉車,又抬頭看路,不要說是與歐美相比,就是與近鄰日本相比也令人汗顏,日本從小學開始就有聯賽,俱樂部上千個,中國屈指數數僅僅32支,可憐!不到十年,日本足球人才輩出、理念先進,很快就沖出了亞洲,得益于日本足協根據自身特點下定決心走南美拉丁派的道路,最終形成了如今日本足球統一、實用的風格。中國足球不妨效仿一下日本足球,走一條適合自己的道路,讓國人也有揚眉吐氣的時候。

編輯:孔令軍

66江苏麻将作弊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