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土坡村古遺跡

發布日期:2019-12-13 10:12:10文章來源:曲靖日報

馬頭墻房子。

馬頭墻房子。

碾磨。

碾磨。

前些天,一個偶然的機緣,得以走進黃土坡村。這是一個隱藏在馬龍區大山深處的神秘村落。

黃土坡是一個古村。走近它,老遠就看到那一堵高墻,由黏土方磚砌成,寬厚高大的立在村西頭,再往前就踏上了進村的古道。古道不窄,足有三米多寬,由青石板鋪成,長年累月的人踩馬踏,石板被磨得光滑,有些部位被馬蹄踏出深深的凹痕。一同前往的當地朋友介紹說,據專家考證,這是由川入滇的“五尺道”。從秦漢算起,時光在這條路上走過了兩千多年。如此古道,這在當時,算得上的“高速公路”了吧。

行走在古道上,我們進了黃土坡村。看到兩旁古舊的房舍店鋪較為完好的保存下來。有廢棄的驛站、馬店,古時的碾槽,殘缺的石獅。這時,朋友提醒看每棟房屋的“馬頭墻”,強調說整個馬龍的房子的馬頭墻,只有這里的是雙“馬頭”。仔細端詳,確實如此,房子與房子之間,都聳立一道道比房梁還高的雙馬頭墻。馬頭墻也叫封火墻,舊時主要的功能就是防火,也有增添房子美觀的作用。在江南安徽、江西一帶的傳統建筑上,馬頭墻更為精致醒目,這也是江南漢族民居的一個明顯標志。針對黃草坡的雙馬頭墻,朋友給我們講了一遠古的傳說。

古時,云南產銅。但是,要把銅運到京城是何其艱難。有一年,云南往京城運銅隊伍經過洞庭湖的時候,屢次被劫。這還了得,銅可是皇帝鑄錢材料,朝廷派官兵圍剿又總是不得其法。無奈只好在云南民間招賢納士,黃草坡的一個勇士自告奮勇帶隊運銅前往京城。行走多日,運銅隊伍來到洞庭湖邊,黃土坡的勇士下令安營扎寨,準備明天過洞庭湖。傍晚,勇士自己一個人來到湖邊的飯館喝悶酒,因為他知道明天過湖那是兇多吉少。這時,看到飯館角落坐有一位老者,器宇軒昂,留一副長長的銀白胡須,于是就邀請一同喝酒吃肉。只見老者在喝酒吃肉時,用一個金鉤把胡須鉤到一邊,瀟灑吃喝。兩人推杯換盞,視若知己。勇士說到明天過湖的事,不由得唉聲嘆氣,老者笑笑說,“不用擔心,明天過湖,如遇打劫,只消說金鉤銀胡子在此,保管無事”。

第二日早,船隊出發,來到湖中央,果然遇到了打劫,勇士高聲喝到“金鉤銀胡子在此”,劫匪果然退去,這時勇士才知道,此人當是這一帶強盜的頭子了。如此得以順利到達京城,完成了運銅任務。隨后又多次的往云南和京城之間,每次都如法炮制,總能圓滿地完成運銅任務。如此功勛,最后皇帝召見了勇士,要封他在京城做大官,勇士不干,說自己就一個大頭百姓,做不來官,執意要回馬龍的黃土坡。皇帝很感動,和他以兄弟相稱,還真給了這位御弟一個“大頭百姓”的封號,恩準他在家鄉的官道上設關卡收稅。所以就有了黃土坡村的驛站和關卡,又因為他的御弟之尊,有別于普通的小老百姓,就有了黃土坡村的“雙馬頭墻”造型。

傳說是美麗的,但也僅僅是傳說。在村中走過,真的能感受到這里曾經的威嚴繁華,曾經商賈馬幫的喧囂。這里長長商街作證、這里的城樓遺址和破敗的驛站作證,這里蜿蜒在山間田野的古道作證,還有村東頭的那座古廟,廟里的那棵300多年樹齡的茶花作證,這里曾經是云南通往外面世界重要的一環。

古鎮古村的價值,就是要讓后人從中看到我們來處,是看歷史漸變的過程的樣本。這些年由于經濟的發展社會的進步,農村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很多有歷史有價值的老房子被悉數推倒,建蓋現代新房,這本無可厚非,社會要發展,人民群眾要更加美好的生活。但是,很多的歷史遺跡和古建筑,要推倒是很容易的,當我們哪一天意識到它的價值的時候,要復原就很難了。古鎮、古村落、古遺跡,乃至田園山林,小河池塘,黎明前雄雞的啼叫,晚霞中暮歸的牛羊,這些都能喚起我們對故鄉的依戀,它是一絲淡淡的鄉愁。鄉村旅游其中一個不可或缺的元素,就是那種能讓我們找到生命歸宿的故鄉的感覺,那一種精神層面揮之不去的鄉愁。

保護好一些有價值的古鎮、古村,維護好那老屋古跡,留下一片藍天凈土,一泓干凈清冽的池塘小溪,一片層林盡染的山林,這是人性中無法割裂本能需求,這也是我們和祖先對話,是我們引領后來人一路前行的根本。

(作者:段全輝文/圖)

編輯:錢品瑞

66江苏麻将作弊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