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風雨投遞路

發布日期:2019-11-28 14:41:54文章來源:曲靖日報

楊繼剛/文 韓竺蓉/圖

及時將報刊雜志投遞到群眾手中。

徐金權是會澤縣以禮河郵政支局的一名郵政投遞員,1998年參加工作以來,他一直從事鄉郵投遞工作。21年的投遞工作中,投遞總里程達11萬公里,服務面積204平方公里,為娜姑鎮13個村委會5萬多名群眾提供郵遞服務,在平凡的投遞崗位上演繹著不平凡的人生,成為了群眾的貼心人。

用雙腳丈量13個村委會的廣袤土地

2006年以前,地處烏蒙山區的娜姑鎮各村委會之間道路崎嶇,各村委會之間海拔落差極大,最高的村委會海拔2400米,最低的550米,幾乎都是便道,徐金權只能靠步行,硬是用雙腳丈量著13個村委會的廣袤土地,每天來回里程75公里。剛開始送的時候,一趟步班走下來,腳上全起了大泡,回到家是鉆心的痛。但他沒有退縮,第二天早上又挎起沉甸甸的郵包,步履蹣跚地上路了。那時報紙雜志、匯款單、包裹單較多,一個郵包有20多公斤重,他都按郵路班期要求準時送達到收件人手里,對邊遠村寨的村民需要匯款和寄包裹,徐金權及時將村民的包裹和郵件帶回郵政所寄遞后,下一班又將收據帶給寄件人。“干海子到娜姑埡口有一段8公里的長坡,去的時候是下坡,感覺還好,返回時是上坡,剛好是下午6點,又累又餓又渴,腿像灌了鉛一樣,一步一步往上挪。望著長長的上坡路,有時感覺像走不到頭似的,回到家,骨頭都像散了架一樣。”徐金權談到這段經歷,仍然記憶猶新。

遇到投遞高考錄取通知書時,他經常是天還沒亮就起床,帶著郵件包裹就匆匆上路了。每一份通知書,他都按地址找到收件人或其家人進行簽收。按他的話說,農村娃考取大學不容易,要第一時間把這喜訊送到他們手中。因此,只要有高考錄取通知書,他都將三日班調整為一日班,一天走完三天的路,每天都是天黑了才回到家,回到家的時候腳腫得厲害,但想到大山里的孩子們拿到通知書的高興樣子,他的內心卻無比充實。

那時候他穿的是特耐磨的輪胎底做的“松緊鞋”,一個月下來,底沒有事,腳趾頭卻出來“放風了”,“為鞋子這事,老婆沒少埋怨,別人穿半年一年的鞋子,我一個月就穿破了。”徐金權樂呵呵地說。那時候雖然很苦很累,但是徐金權認準了,既然當上了一名郵遞員,就要送好每一件郵件。

他成了四里八鄉的紅人

長期的投遞員工作,讓徐金權成了四里八鄉的紅人,鄉親們翹首以盼他送來信件、報刊、匯款單。發基卡村的陳紹金老人70多歲了,是東川礦務局的退休職工。陳紹金老人每個月的工資匯款都是由徐金權送上門,哪個月匯款單不準時到,他嘴里就念叨著,小徐怎么還沒來啊?后來,老人腿腳不便,每個月工資匯款徐金權就代為其辦理取款,并及時送到老人家里。遇到飯點時候,鄉親們都會熱情邀請徐金權到家里吃飯,他卻揚揚手說:“還有工作沒做完呢,謝謝鄉親們了。”

有了摩托車他更忙了

2006年后,鄉村道路硬化漸漸多起來,交通也便利了。為了讓郵件早點送達到鄉親們的手里,徐金權購買了摩托車,駛上了郵件投遞提速”快車道”,結束了步班投遞郵件的歷史。交通工具的改善,雖然沒有以前辛苦了,但徐金權卻更加忙碌了,在投遞郵件時,他主動走進農家小院,向村民介紹郵政金融、包裹攬收、郵政電商、代收電費等業務,他還成為了村民的義務帶貨員,哪家需要藥、小孩的學習用品等,他都拿筆記本記錄下來,購買后帶給村民。

二十載的鄉郵投遞路,徐金權從一個朝氣蓬勃的青年,變成華發初生的中年人,多年的鄉郵投遞工作在他古銅色的臉上留下了歲月的滄桑,雖然容顏已變老,但人民郵政為人民的初心卻始終鐫刻在他的心中,激勵著他在鄉郵投遞路上一直前行。

編輯:孔令軍

66江苏麻将作弊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