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成香,替子還債不失信

發布日期:2019-11-21 15:33:12文章來源:曲靖日報

2015年6月,曲靖市第二人民醫院的病床前,年過古稀、頭發花白的鐘成香,從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兒子手中接過了一張賬單。此后的一年多時間,老人強忍著白發人送黑發人的巨大悲痛,執著地奔走在還賬路上。

兒子最后的遺愿

賬單,是一張信箋,上面一排排地寫著姓名和數字,最多的一張是10000元,最少的1000元。字跡工整,這是兒子清醒時口述著,叫人記下的住院期間所借的款項。鐘成香把這當成兒子最后的遺愿。

鐘成香的大兒子田少華,是云南馳宏鋅鍺股份有限公司的一名安保人員。2012年在一次體檢中查出患有肝硬化、尿毒癥、糖尿病、高血壓等多種疾病。也就在這時,大兒媳與大兒子離婚,帶著女兒遠走他鄉。

3年住院的時間里,鐘成香與老伴,陪著兒子在痛苦中煎熬。每天擠公交車送飯、在病床前看護,還要四處奔走借錢。

這期間,鐘成香也被檢查出患有肺癌,但為了省出更多的錢給兒子看病,她一直沒有采取治療措施。2015年4月,病榻中的田少華從醫生口中得知母親患重病,卻為照顧自己未及時就醫時,他躺在病床上號啕大哭,并以拒絕服藥和接受治療相“要挾”,逼著鐘成香立即去看病。看著大兒子日益惡化的病情,鐘成香心如刀絞。在醫生和兒女的反復催促下,鐘成香到昆明腫瘤醫院檢查,檢查后發現,她的肺癌已經嚴重到必須馬上手術的地步。于是,她切除了一葉肺。術后不到一個星期,身體還很弱的她便提前出院。因為,她放心不下兒子啊!

當她趕到兒子的病床前時,兒子已是彌留之際。兒子用動作示意她,枕頭下有東西。鐘成香急忙伸手到枕頭下,拿出一張信簽紙,打開一看,只見上面寫著:“爸、媽:我要走了。原諒我沒能伺候您二老,反而讓您們遭受磨難。如有來生,我再報答二老的養育之恩。我從小就聽媽說過,做人要善良、誠信,要樂于助人,要懂得感恩。我生病以來,得到過許多好心人的關心和幫助,這些人有領導、同事、親戚、同學、朋友。他們曾給過、借過錢給我,我已沒有能力回報他們的恩情了。望媽媽能把錢還給他們。一定,一定啊!”看著兒子這一特殊的遺書,早已泣不成聲的鐘成香摟住兒子的頭:“好兒子,你放心,我一定會為你把錢還到他們手上的……”這也是她和兒子說的最后一句話。2015年6月17日,大兒子離世。

艱難攢錢只為安心

大兒子田少華患病后,親戚、朋友、鄰居都曾主動向他們伸出援手。后來治療費用越來越多,她開口借錢的時候,大家都沒推辭過。有的親戚朋友,自己沒錢,甚至去借錢來借給她們。“如果不還賬,兒子難以安息,自己也難以安心。”鐘成香說。

鐘成香和老伴以前都是馳宏公司的普通工人,數年前退休,現在居住在麒麟城區的冶金小區,兩人的退休工資加起來有4000元左右。近年來,由于看病,沒有積蓄。這幾年,她向親戚朋友借的,加上兒子借的,共計有6萬元的賬。

為了掙錢,77歲的她還曾到一小區物管公司幫人打掃衛生,澆花修葉。盡管動作依然麻利,但由于年紀大,才干了一段時間,物管公司就沒有再聘請她。隨后,她又到處托人打聽想找活干,但最終都沒人再聘用她。為了盡快還上賬,她與老伴只能靠省吃儉用,為節省菜錢,她還去家附近的路邊,開墾了一小塊地,種菜供自家食用。

費盡周折親自上門

還每一筆錢

兒子借錢的人,都是兒子的同事和朋友,老兩口并不怎么熟悉。

為了盡快找到“債主”,鐘成香托馳宏公司的朋友多方打探電話號碼和居住的小區。每攢夠一筆,她就聯系一個人,并親自把錢送到人家手中。

其中有一名“債主”,讓她頗費周折。朋友幫忙打聽到的電話,她一次次撥打后,都提示關機。知道此人家住在一公里外的金域藍苑小區,她便每早步行到小區門口等候。等了近一個月,仍未見到蹤影。無奈之下,她又跑到馳宏公司辦公室詢問,才最終得知該同事被臨時調到了省外工作,并告訴了她電話號碼。回到家,老兩口鄭重其事地撥通了電話。對方表示不急用錢,可以以后慢慢再還時,她還是追問了對方的卡號,并及時把錢存進了賬戶。她懸著的心,也終于踏實了下來。

就這樣,一筆筆地攢,一點點地還。到2017年年初,兒子所欠下的2.4萬元債務,全部還清。隨后,她還繼續攢錢,把自己借下的給兒子看病的近4萬元錢還清。鐘成香用瘦弱的肩膀扛下所有的痛,無怨無悔,負重前行,“再給我三年,兒子看病欠下的賬就可以還清了。”

老人的執著

感動著周圍好心人

為減輕老人負擔,在老人還款時,有的同事說:“那錢是我送給你兒子的營養費,不用還的。”有的同事甚至直接不承認曾借錢給田少華。然而,鐘成香卻堅持認為這是兒子的遺愿,無論如何要還上,并一次次地真誠感謝大家對兒子的恩情。

馳宏公司退管辦吳主任說:“公司員工都很欽佩鐘成香,接二連三的變故,讓她家的生活很困難,但她卻毅然決然地要替亡子還債,老人家很講誠信,她的所作所為,實在讓人感動。”

鐘成香“替子還債”的行為,不僅讓自己“對得起良心,挺直起了腰桿”,更讓身邊的同事鄰里感動,讓社會感動。市文明辦供稿

編輯:孔令軍

66江苏麻将作弊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