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歌者

發布日期:2019-11-19 14:55:46文章來源:曲靖日報

韓衛賢

滿天的繁星,你甚至能清楚地分辨出它們是藍色還是紫色。小村莊變成了一個個黑影,顯得特別安靜。村中的一小片空地上,全村的老少爺們或蹲或坐,煙火一閃一閃的。他們正在享受著自己的藝術。這是一些古老而簡單的說唱藝術:花燈或者山歌。關于它們名稱由來、起源和發展,是文藝學家和民俗學家的事,這兒沒人管它。忙碌了大半年的春種秋收都過去了,該歇一會兒啦。

表演者坐在場地中央的小馬扎上,通常是一男一女,也有一個人的時候,男人的聲音粗、低、干,女人的聲音細、高、潤。在這種奇特而和諧的對稱中,他們演繹和傳播著永遠的英雄美人、奇聞異事。這就是我們曾經見到的鄉村歌者。

每年秋收以后的這段農閑時節,這些鄉村歌者便在家鄉滇東北的高原上,沒人知道他們的名字,也沒人知道他們從哪兒來,又要到哪兒去。為了生活,為了愛情,他們背井離鄉,身心都經歷了數不清的磨難和創傷。廣闊的高原容留了他們,給他們提供了施展才華的舞臺,也逐漸培育了他們廣闊的胸懷。雖然遍體鱗傷,臉上卻帶著藐視的微笑:他們本身就是一出戲或一首歌。

我不懂音樂,我的父老鄉親們大多也不懂音樂。但我們能聽懂鄉村歌者,能聽懂他們的花燈和山歌,我們為其中的喜怒哀樂和悲歡離合而感動。從職業的眼光出發,這種藝術顯得很粗糙,很簡陋,但是人們不在乎。他們為什么要在乎呢?

我不知道這些質樸善良而又帶著一些江湖氣的鄉村歌者有沒有讀過書、上過學,他們那一套套的東西又是從哪里來的。但我一直認為,他們都是真正的藝術家,花燈和山歌也都是真正的藝術。藝術只能是傳遞心靈的感動,把那一瞬間的震顫永遠固定下來,使你在多年之后仍能清晰地觸摸得到它。隨著藝術手段的發展和傳播水平的提高,現在我們可以輕松欣賞到任何高水平的演出。但這種感動有時卻成了一種奢侈品,我們已習慣于優秀的藝人表演著不同的喜劇和悲劇。

在這種時候,我更加懷念那些鄉村歌者。但是他們正在逐漸變為一種歷史的記憶,生活富足了,掙錢的門路多了,年輕一代已經很少有人知道什么叫花燈和山歌了,

我的鄉村歌者已成為日漸遙遠的絕唱。

編輯:孔令軍

66江苏麻将作弊软件下载